阿季

谢谢喜欢我的每一个人!关注都会回关的。随意勾搭!学业繁忙但还是努力更新,圈子主要有POT/全职/凹凸/盗笔,谢谢大家!!

#越前龙马生日倒计时#越受30Days产粮小活动

!!高亮!快看!


多君不想熬夜:

 占tag致歉! 


又到了白色相簿为龙马庆祝生日的季节


从 11月25日起至12月24日,号召越受姐妹们一起为越前龙马生日倒计时,产出all越向同人 30天,有意向的朋友可以打上 #越受30days#的tag,即可加入产粮小分队。


  
心动不如自我行动,催产不如怒割大腿肉 


题头统一【越受30days/day x】(x对应30天中的第几天


 
支持所有越前龙马受向cp/越前龙马单人产出, 形式不限(文/图/剪辑/手工等 


除统一tag外,单cp的就打越前龙马、all和单cp的tag,all向作品不要加单cptag哦。


自主参与,没有连续30日硬性要求,主要图个圈内过年的喜庆氛围(?)


活动tag用于最终抽奖环节作品总结使用!

【哨向/幸越】未近黄昏 1

求心求手求评论(?)我要你们的爱(?)

1.

       越前龙马拖动行李箱,脚步一顿,停在U-17基地的门口。

       回想自家臭老头说的话:“青少年,U-17哨塔你还不放在眼里!去里面好好学习,成年你就可以被打包送进军部!最好带个漂亮的儿媳妇回来……哈哈哈,我都忘了你是向导……”忽略最后两句,他奔着军部来了。

       他是一个向导,天赋与努力都不输哨兵。R国拥有一条鸡肋的规定,不允许向导上战场,偏偏越前龙马对军事就颇为上心,枪械机甲肉搏,精神力可怕得要命,可他就是个向导。对此他也十分郁闷。

       好在哨兵与向导从外表上并没有显著区别,分化后他便用上哨兵的身份,在哨兵中混迹,不露一丝端倪。

       龙马没有接受身体检查,越前南次郎与这里的医生是老友,颇欣赏这位青少年。她给他在病床上坐几分钟,就签好检查表让他出去了。






       和大堆新生混杂在一起,玩游戏都是孤狼一匹的龙马十分不适应,想冲开人群直接到能力检测处去,却无奈地被夹在如群蜂出行一般的人山人海之中,缓慢地向前挪动。

       天气很热,穿白衬衫身板挺直的少年自然引人注目,更别提这少年还有一张好看的面孔,唇红齿白,站在人群中即使不太高也像白鹤一样立于人群中,不多时他身边就默默靠上来很多白皙的向导。阳光刺目,龙马垂下眼皮,遮挡日光和漂亮的琥珀色眼睛。 好像有人在戳他。

        龙马回头,沉默地望向戳自己的那位老铁。

       他面无表情,长相因为年岁的原因还有些稚气,但不影响他五官的精致。柔软的轮廓会被岁月所磨砺得棱角分明。性格比较沉默寡言,有点酷,还有点孩子气。





       是位魁梧壮汉,眼睛水亮亮的,清澈得像山涧里的一汪水。粗犷面部与健壮身材因为这双眼睛显得很滑稽,身上挎了个小包,那双眼就一眨不眨地盯着龙马看。

        他不说话,龙马也不说话,只当是他碰错人,转回头去走自己的路。

       谁料他刚一转身,壮汉忸怩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扭扭捏捏道:“哨兵小哥哥,我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吗?”

       龙马:“……”

       他加快脚步,这回是直捣人群,路上顺便拯救一下自己的世界观。身后的壮汉欸欸几声,好像不死心地跟上来,挤开了三五成群的哎哟哎哟向导小女生。但是龙马毫不留情,虽然对他大多数人都已经有了滤镜,但他不至于发光,弓着背挤进人堆里,有个小姑娘惊喜地小叫出声,龙马扫她一眼,立马噤声。





       那是怎样的眼神?

       小姑娘想。明明是暖金色的眼眸,像极西方粘稠沼泽中难以寻觅的一抹亮光,沉淤泥底却不染污垢,发着黄晕的琥珀,少年却用天生的冷漠与藏匿把它盖于淡漠的冷色之下,让人平白无故的感到森森寒意。是同龄人啊——小姑娘悄悄看着他,觉得后颈有点凉。

        她圈紧了同伴的手,想开口说些什么,嘴唇动了动,又吞回肚子里。

       因为少年步伐如风,迈向前去,洁白衬衫后摆被风吹起,未露分毫。他干净又冷淡,衬得旁人都像极了乌合之众。于是他比所有人先一步踏进明亮的大厅,拿着白花花的检查表,拍在桌面。

       她看见染着黄色头发,身如柴干的人手插口袋,身后跟着两个身强力壮的喽啰不怀好意地走到少年身后。





       龙马正准备起带头作用,第一个昂首阔步进去测试,被一只手拦住了。

       那双手骨节发黄,指甲盖也泛着难看的黄色,又干又脏,看起来是老烟鬼的手。龙马回头,冷瞪嘴上叼着一根烟的黄毛少年,对方虽然与他年纪相仿,看起来却像比他老上十岁。

       “喂喂,”他漫不经心地把烟丢在脚旁,用脚碾了碾,“该懂一下规矩吧?是我们先来的,先来后到不懂吗?”

       龙马冷冷瞪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忽然感觉同伴松开她的手,小姑娘看着一向正义感很强的同伴走上去,仰脸对上黄毛的眼睛:“喂,我们也不是排队过来的吧?是这位同学先到大厅的,哪来的先来后到?”  

        黄毛冷笑一声,转头对少年说:“开学就有人护着你,招蜂引蝶的技术不错嘛?”龙马脸色沉下去,看得出来他已经忍耐到极限,但因为良好的家教,不与他争辩什么,转过身正欲进去。黄毛不屈不挠,一把拿走他的检查表,粗略端详,讥笑道:





         “没想到小矮子还是哨兵——”

        龙马目光暗沉,在从身体检查区到这里,首次清清冷冷地开口:“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拥有双亲,给予他良好的家教。”

        不管身后那人被气得脸变成什么颜色,红橙黄绿青蓝紫,龙马率先走进检测室。他叹了一口气,脸色还是很难看,脑里有一小团火焰还在烧,灼痛而生气。他不是没遇见过嘲讽自己身高的人,见多了本该习惯,而他就接受不了别人一次一次戳他的痛处。

         沉默不代表他必须忍耐。

         “越、越前龙马……”那个人捏着检查单,怒气冲冲,声音嘶哑颤抖,“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要是你的测试指标有一半以上比我低,从此就对我俯首称臣!如果你比我指标高,我跪下来给你磕头!”

        龙马嗤笑一声,顺便怀疑他拿了什么霸道总裁霸道王爷剧本,头也不回,走廊回荡他有点模糊的笑声,“你还差得远呢。接受挑战,等着磕头。”






嘿!我回来了,村哥还要再等几章!毕竟要等先分配才能见到!剧情正在往狗血发展ww!先看龙马虐渣!!

蜜汁打tag,如果不满意的可以提出删掉www

这周要更的话,很勉强


下周期中 视情况更新


高亮声明

发个声明!!


未尽黄昏的剧情持续不下去了!!由于某无良作者文笔太差,写不出精神战斗场面,决定改造剧情重写!绝对不会弃文!只是重写!!


等我!!等我!!!


【真越】 棉被


        越前龙马往掌心哈一口热气,白雾在他手旁萦绕。天气干冷,即使衣服穿足够了,裸露在衣服外的部位总被冻得通红。打球的时候不应该戴围巾,可是不戴围巾可就太冷了——他苦恼地摆弄几下柔软的红色围巾,摸到自己微凉的后颈。


        已经快凌晨十二点,越前龙马也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在大半夜答应真田弦一郎出来等他。本身宠着自己的恋人在这个点给他打电话就很匪夷所思,他也抽了风似的,不假思索地答应奉陪。


        今年冬天格外的冷,接近滴水成冰。在往年冬天依旧美得像小仙女的姑娘们也不得不放弃丝袜短裙长靴,老老实实厚实羽绒服长裤厚袜运动鞋。越前龙马也是一样,裹得严实,几乎不漏一丝缝隙。但因为比较瘦,穿得厚也不显得臃肿,看起来像仓鼠一样可爱。站在路边等人,头上带着毛茸茸的毛线帽,下来是漂亮的褐色猫眼。明眸皓齿的小朋友裹紧身上的深色大衣,还打了个哈欠。


        “龙马。”真田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帽顶的毛球。龙马回头仰脸看着他,眼里水汪汪的,打了很多次哈欠,看起来很困。


        龙马没有说话,脸靠上他热融融的大衣,合上水光亮亮的眼睛,抱住真田的腰,头压在他胸口上。真田摸着他脑后柔软的发梢,满心满眼像被融化了似的,目光也由不得柔情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听见龙马困倦地开口,声音有点沙哑,“你叫我出来,就是要抱抱我吗?”


        “我记得你前几天跟我说,你睡觉的时候感觉很冷。”真田说。


        小朋友借着他的暖意,睡着了。


        他没有贸然叫醒龙马,而是把轻轻的一小只隔着衣物重量掂量了下,搂在怀里往家里走。怀里的人呼吸声绵长,不知为什么与心口有那么多层布料阻隔,还是能感受到那股暖流。


         龙马第二天醒来有点断片,没喝酒,却睡眼惺忪的有点懵逼。陌生的天花板让他骤然清醒,身上裹着一层柔软的棉被,暖洋洋的,像是储存了足够的阳光。柔软的,暖和地缠绕住脖颈,温暖的,严实地向下裹住全身。


          有一条手臂搭在胸前,紧紧搂住他。他侧头看去,真田还阖着眼,呼吸平稳。他往他怀里靠了靠,闭上眼睛。


          真暖和啊。


【all叶】 好学生

第一次写all叶,好开心啊好开心。


叶修去苏黎世之前,叶秋给他买手机,说方便和家人联络,实际上是为了让叶修和视频,天天都能吸修,让一切疲惫都烟消云散。


去之前叶爸凶凶地抢过叶修手机,给他手机里下学习软件——洋葱数学。对一脸茫然的叶修说:“你每天都要上去学习打卡,我会监视的。”


好吧,委屈巴巴的叶领队只好天天登录学习软件,刷够三十分钟的初中数学题。后来竟也上了瘾,这软件三道题内做对两道就可以升星,叶修用了几天时间从倔强青铜升到白银一,神清气爽。叶爸还为此给他充了整整一年的高级会员。


“爸,我洋葱数学上黄金了。”为了满足叶爸眼睛的需要,叶修脸几乎贴在屏幕前。叶秋在一旁看着被自己老爸占据的摄像头,和身在海外的哥哥熟悉白净的脸,心如刀割:我要和我哥说话,我还是个小孩子,不和我哥说话会死的,真的。


叶爸十分欣慰,但脸上的表情没什么改变,语气也凶凶的:“继续保持。等你段位上学霸的时候……”


还没等叶爸作出承诺,叶秋的脸就急不可耐地凑过来:“哥!”


看着与自己几乎如出一辙的脸挤开老爸凑到屏幕前,叶修笑了笑,把手机举远了点,坐在酒店洁白的床被上晃着两条从睡衣短裤下露出的腿。


“哥,你要是不会可以来问我,你想上什么段位都行——”叶修对着摄像头弹了个脑嘣,叶秋仿佛额头真挨他一击似的,有点愣。就在这短暂的一瞬,手机伴随着叶爸“去去去”的斥责声被抢走,又在叶秋哎哟一声中,手机镜头翻天覆地,嘟地挂掉了。


叶修对着屏幕忍不住笑了,爆手速给叶秋发了个好。


众人觉得他们的领队不大对劲。一般情况下,除了指导和讨论战术,领队都会找他们唠唠嗑,现在有了手机却天天捧着手机,独来独往。特别是,领队对着手机有时苦恼,有时笑逐颜开的样子像极了恋爱,这让吸修大队个个都进入警戒状态。


职业吸修大队


夜雨声烦:喂喂喂!!都出来!!!老叶最近是怎么了,捧着手机又哭又笑的,我感觉我在他心中的重要地位不保了!!


王不留行:开屏黄少天白日做梦


海无量:胡说,老叶的小宝贝是我


夜雨声烦:哇你们!!我可是老叶最亲密的男人!不能因为嫉妒就这样!!!老叶最近都不找我吃饭睡觉打游戏了!是哪个妖艳贱货?!


风城烟雨:我


沐雨橙风:+1


索克萨尔: ^_^


索克萨尔:不过前辈最近的确很奇怪,讨论战术的时候总是去瞟手机


王不留行:喻文州爆手速了吧


索克萨尔: ^_^


百花缭乱:是啊,我找他说话他也盯着手机,见到我还熄灭屏幕,心不在焉的


海无量:那是因为老叶马上就要和你们宣布我和他在一起的消息了


风城烟雨:这方锐,不如拖出去斩了


百花缭乱:臣遵旨


沐雨橙风:臣遵旨


夜雨声烦:臣遵旨


王不留行:臣遵旨


索克萨尔:臣遵旨


一叶之秋:臣遵旨


唐三打:臣遵旨


海无量:你们就是羡慕,哼


一枪穿云:……


……


放下手中的手机,叶修揉了揉有点泛血丝的双眼。他躺倒在柔软的被褥上,后知后觉想起已经半夜了,觉得有点困。他连续刷了几套题,段位已经从黄金升到铂金。


吸修大队还在喋喋不休,而他浑然不知,沉入了梦乡。


王杰希也很想知道,叶修最近神神秘秘地在弄什么。


有一天他推开叶修的房门,看见叶修背对着他在摆弄手机。他轻手轻脚走近一看,在做题。王杰希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叶修——他的神态通常是懒散的,漫不经心的,关心每一个人,时不时还嘲讽你几句,和你笑哈哈。这个叶修不同。


他专心地盯着屏幕,葱白的手指在系统的草稿纸上划弄。王杰希注意到他的眼里有与平常不同的光彩——不是对他们这些后辈的淡淡笑意和调侃,而是浓厚的温柔和无限的认真。


王杰希想,如果他不打游戏的话,也是一位认真的学生吧?


只有他一个人见过的温和景象,就那么烙印在他心中。


叶修起来,睡眼惺忪地看见一大堆人蹲在床边,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过来瞻仰哥的睡颜?”


以喻文州为首的吸修大队目光炯炯,中含委屈地看着他。他立刻明白——喻文州这个队长滥用私权,打开他房门带着一群崽子进来了。他挠挠刘海,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们干嘛呢?”


黄少天幽幽道:


“老叶,你是不是背着我恋爱了?”


其他人纷纷附和,发现不对,一人锤一下黄少天。


“是啊。”叶修非常坦然,拿出手机一亮,“我和学习恋爱了。”众人眯着眼凑上去看,看见一个大大的洋葱标志,然后出来的是一大堆初中数学题。


王杰希用他智慧的大小眼凝视叶修,没有说话。反倒是周泽楷犹豫地开口:“前辈……刷题?”


叶修指尖再一扫,划过去:“是啊。”


段位铂金。


此时不巧,叶爸发来了视频通话,叶修无奈地看着他们,把摄像头对着自己,按接通键。


“叶修,最近很不错……”叶爸正想夸几句他,就看见了自己大儿子由于每日刷题超过几小时而有些浮肿的双眼,浓重的黑眼圈,夹杂着血丝并不明亮的黑白分明的瞳仁。忍不住心疼,又不肯承认地唠叨几句,“你不许天天熬夜刷,本来打游戏就熬夜伤身体,你还想学习也折腾自己。”


“爸,我知道了。”叶修叹了一口气,看见屏幕里立刻换了个人,叶秋棱角分明的面孔出现在他眼前,声音亢奋,表情却盯着他渐渐变得严肃,“哥!”


叶修弯着嘴角笑,“哎。”


叶秋有点生气,也不知道气什么,总不能气他爸,也不能气他哥勤奋学习,伸手刮了一下脸,“你别那么勤奋……学习急不来的,我……明天去看你。”


“好。”叶修勤快应下,扫了一眼周边的人发现他们的表情有点匪夷所思,“怎么了?”


叶秋注意到他目光没有对着摄像头,“你和谁说话?”


叶修转了一下镜头,让叶秋能看到那一帮蹲着的人,结果叶秋就在那里喊:“什么情况!你把镜头转回去,我要看我哥。”


“那一群小崽子在这蹲着呢。”叶修说。屏幕上再度出现他的脸,唇红齿白,目光懒懒散散。


“你把那群人赶出去,快点补觉。明天我就去看你。”叶秋说。


叶修挂了电话,和他们说:“出去啊,我弟叫我补觉呢。”话语中带着笑意。


众人有点傻,喻文州先笑盈盈地问:“领队,这个学习软件挺好的,我也下一个吧。叫什么?”


叶修说:“洋葱数学。”


冯主席很欣慰,最近朋友圈里再也不是让他气得嗑药乱七八糟的职业选手地各种唠嗑,清一色地分享一个学习软件的截图。他一个一个点赞,一个一个夸了一遍,一个一个都说是叶修推荐的。


洋葱数学这个学习软件一共有五个段位,青铜、白银、黄金、铂金,钻石和学霸。冯主席也下来看看,觉得不错,点名表扬叶修。


历经千辛万苦,叶修的段位终于达到了学霸。大大的“君莫笑”三个字,立在职业圈学霸中的榜首。


“嗯,学习也挺好的。”他说。


他举着奖杯说:“但荣耀果然还是最好的啊。”


我爱你,希望你能打最纯粹的网球。
我要陪你到更高、更高的地方。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这是我对次元壁内的你的承诺。

多君不想熬夜:

画手报道。一开始循环哭的不行,画到后面都有点麻木了😥希望你能一直一直在你的世界里,打最纯粹的网球啊

越前龙马主页:

【尽管我们手中空无一物】这个手书视频,是我们与龙马相伴这些年的心路历程,也是对许斐老师这几年不断遛粉行为的愤怒与无奈。  


雪藏一年半,一出场就被老师称作前作主人公;2017年巧克力名次不佳,龙马被老师以VR形式公开处刑;毫无征兆被迷茫、回到日本队,铺垫两年的剧情突然作废;漫画交草稿,不断复制粘贴;以及我们努力把龙马送上2018巧克力榜首位后,莫名其妙的骑马打球、“男朋友”……  


这期间,我们反抗过,提出过诉求,也按照老师的营销模式,尽了最大努力,表白我们的心声——只是想要龙马打纯粹的网球,属于所有爱他的人。  但结果,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无止境的溜粉和营销,让我们受尽折磨,一度疲累和茫然。我们已经感觉不到许斐老师对于越前龙马这个角色的喜爱和尊重,也感觉不到对于读者和角色粉丝的珍惜。  


我们陪伴着龙马走过很长一段路。突破不了的次元壁,让我们无奈绝望,但又不忍放弃。  


这段路上,我们见过他咬牙流汗也要把球打回去的样子,见过在同伴危难时挺身而出的样子,也见过他抱着自家的猫笑地温柔的样子。他是一个打着纯粹网球,一心只想去到更高地方的可爱少年。  


很多想说的,在这个视频里,很多说不出的,在大家心里。  希


望在某个平行世界里,越前龙马完完全全属于自己,能自由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打纯粹的网球,去到更高更远的地方。  


作为越粉,尽管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因为明白了真正想守护的,我们都会更加坚强。不管大家各自做出什么选择,我们都一直会在心中祝福龙马,祝福龙马的网球。


B站地址:http://t.cn/Ewx6v7v http://t.cn/Ewx6woo

很累,准备期中考


一到四做不了日更选手 要休息 周末不出意外会更


为什么我打tag打的是冢越,在文中写手塚是带有土字旁的塚?


【all越】 胜利之后



为、为什么那么多双手都向我袭来啊喂……!



不要摸我的头!!放、放手前辈们!不要抬我的腿啊啊啊!!不要把我抬起来!不要抛咦咦咦欸欸!!啊啊!!



嗯……嘻嘻嘻,放、放下。



不要再来蹂躏我的头!!我不是小孩子!



说的就是你们!!幸村前辈不二前辈拿开手!!喂喂喂猴子山大王部长你们也不要动我的头发!真田前辈!!你们!!前辈们你们怎么也、不要像他们一样摸我头!



果然还是——



“卡鲁宾!!!!”



它才是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