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季

十八线透明辣鸡写手
宠粉,关注必关
杂食,站着一大堆cp
有很多圈子
有对象,不撩不撩
更新随缘,还是蛮勤快的
请大家爱我

【杰佣】观点不合十五题

脑洞来自 @亦暮紫黎
内测杰x皮皮佣
本次是第三题(○’ω’○)

充满火药味的约会.


学生时代的恋情,一定是会有约会的。



怼恋人怼到愧疚的杰克难得有了风情,暗戳戳计划起和奈布的初次约会。对方显然已经可以媲美蚊香,但不解风情的直男癌,连一丝丝预兆也没有察觉到。

杰克也没打算让他知道,在他面前脸红嘴硬的杰克,不会承认自己有这样的少女心的。


而且,杰克确信在奈布的思维中,与自己的约会=换个地方打游戏。

反正杰克也没什么理想追求。

“我明天可以约你出来玩吗。”杰克想想,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敲打,发送了一条消息。

“不可以,滚。”对方迅速回复。



杰克:“……”

“我是认真的。”杰克深吸一口气,发送消息。




“那也不可以。”杰克想象到恋人的语气,冷淡中带着隐隐笑意。手指顿在键盘上,不知道该发什么。

看来他初次邀约可能就失败了。





过了一两分钟,对方仍然没有等到他的信息,略显不安地发了一句,“你没事吧?”

杰克瞥了一眼,另一条信息紧跟而来。

“别生气啊,我开玩笑的。”

“明天十点,我在你家楼下等你。”杰克斟酌着,回了那么一条。

对方的回复果然是「ojbk」


好不容易挨过了一个辗转反侧的晚上,并不精致的杰克懒得对黑眼圈发愁,但是还是略认真地梳(da)洗(ban),把头发梳了,还涂上了祖传多年的大宝。

???

衣服倒是不用特意挑选,杰克除了黑色T恤和牛仔裤其他什么也不会搭配。

看到眼睛亮晶晶的小奈布时,对方直接丢来一句,“哟,今天人模狗样的。”

……

这恐怕不能好好约会了。


“没,人模是有,狗样不敢当。”杰克没敢怼他。



奈布扬起线条好看的下巴,轻哼一声。




他跟在杰克后面,拖拖踏踏走着路。

其实杰克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只是漫无目的地乱走而已。



终于奈布感觉走了好久,“到底去哪里?乱走把我当狗溜吗?”


“本来就是。”杰克嘴欠接了一句。





他回头,仿佛看见奈布头上冒起黑烟。



不知不觉,两人竟然走到了江边。


“你带我来殉情自杀跳江吗。”奈布脸色不好。


杰克也不太高兴,虽然跳江殉情是一件很浪漫(?)的事,但是这么说他听着不爽,“嗯,是啊。”


奈布脸色更加不好了,“你为了这个把我拉出来?”



杰克:“让你体会一下江边的浪漫。”

“矫情,罗曼蒂克个屁啊。”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心情不好就这样?”

两人继续吵下去,继续走下去。






杰克心想,谁叫我喜欢呢。



就算这样子,也好喜欢。

【杰佣】观点不合十五题

脑洞什么的来自天使 @亦暮紫黎
内测杰x皮皮佣
本次是第二题~

接受我,并接受我的思想.


其实当杰克和奈布宣布在一起时,大家并不是很看好他们俩的恋情。



两个人都一样,出奇地爱怼。一个怼天怼地怼空气,一个冷言冷语直往人心里戳。虽然看起来俩人搭在一起很和谐,但真是不禁让人担心。





两人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吵的激烈程度可以掀翻屋顶,严重到上手都是噼里啪啦的刮碰声。众人都怕哪天哪个气昏头,直接拿把刀把对方砍了。



直到某天,热火朝天的某户难得安静下来。似乎吵吵嚷嚷的声音也不见了,恐怕其中一人已遭遇不测。


去敲门的玛尔塔小姐确定两人没出什么岔子,甚至还和气得很,出门看看小区有没有猫会游泳。


其实就是两人进行了一次严肃的谈话。


奈布哭着对杰克说了一大番话。




杰克只记得一句,“接受我,并接受我的思想。”


然后……


嗯,宠妻狂魔。















「我已经放飞自我,全程离题」

「对不起(○’ω’○)」

【杰佣】……傻屌的段子


正在两人大眼瞪小眼,双方都说不出话的时候。

杰克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他俯身一吻印在奈布的唇角,向中侵袭,覆盖描摹着奈布柔软的唇瓣。奈布反射弧极短,眼睛瞪大,佣兵的条件反射一个膝盖撞击在对方大腿根上。

毫不在意腿上的疼痛,杰克拇指轻轻摩擦过下唇。

这佣兵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

呃,看情况吧

洛城海澜华:

今天晋江那边公告出来惹,墨香不是编剧不是编剧不是编剧。


另外晋江的合同是不允许bl改bg的所以再怎么搞也只是擦边球。


实锤没出来的话各位还是忍忍不要骂孟子义了,无论她无辜或是不无辜,现在只是给她涨热度。


(总之如果现在是真的话,等回头公告出来了大家骂陈情令就行了)




向陈情令剧组,孟子义小姐姐诚恳道歉🙏🏻🙏🏻🙏🏻
谣言止于智者🙏🏻
总之还是期待一下这部电视剧不要让大家失望🙏🏻🙏🏻

【忘羡】夜问寒

夜凉如水,幽深黑墨一层一层搽过天空,留下遥远皎洁的明月撒下亮光供人在黑夜里摸索。月光把放在琴弦上的手照得苍白,颤动的音随指节弹奏的动作颤巍巍流泻而出。嗡嗡作响的一声划破苍凉夜空。

弹琴的人脸上面无表情,没有为此动容。手上轻轻拨着悲怆的音调,他却紧抿着唇,不让一丝情绪漏出唇缝,不时才停下来轻吸口气,望向窗外平日郁郁葱葱的树丛,此时却阴暗的树丛。

他肤色白皙,绣着云纹的蓝白抹额自额间穿过,冷清庄重。明明是个公子,眉如远黛,比女子还要秀气上几分。眸中颜色浅浅,像清澈见底的水掺上了琥珀的颜色,宁静沉默带着汹涌的忧伤。他与生俱来的克制不达眼底,用劲咬了一下薄红的下唇,眉目间的风光秀色一大片都是凉,礼貌拒绝了他人的接近。

“尚在否?”他放开紧咬的下唇,冷硬吐出来三个字。字句冰凉透彻,带着不易察觉的小声哭腔。

没有应答。

手指用力在弦上勾过,“尚在否?”他声音低哑,沙沙中听出了他满腔悲凉。长年练琴累积的粗糙薄茧轻轻触碰冰凉琴弦,清浅的音向外渡开,风光霁月的公子握紧拳头,眼里荡漾着满池揉碎的月光,无风的潭水也起了波澜。

他等的人,终是神魂俱灭了。

说好的车在家长面前不敢写。
哭唧唧

【邦信】雨露未歇

旧文

大约是午夜时分,看不到窗外景致,尽余灰蒙蒙的天空扰人视线。眼前能模糊辨认屋内的物品摆放,源于偷溜进来的一小片皎洁月光。

韩信坐起来,倦腿靠着床边的墙。生着薄茧的手抚清瘦腰身上的腹肌,摸向以下的部分。

马上就被手的触感弄清醒,湿润冰凉在手上留下痕迹。韩信怔了怔,意识到了什么,脸开始发烫。

在梦里,他看见了刘邦。

是和往常不太相同的刘邦,是他的刘邦。

他一个人的刘邦。

刘邦从梦中惊醒,抬手抚上额头,冰凉粘稠的汗顺着掌心滑落。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是脱水的鱼儿重新返回到水里。

是怎样的噩梦啊。

他捂住心口,心跳的回响带来了一丝慰藉。

天色发白,他把湿透的额发撩到一旁,整个人仿若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上衣从内到外湿透了。在凉如水的夜里,没有带来热感,而是入骨的凉意。

他梦见了韩信,几句话让他凉彻心扉、支离破碎的人。

在梦中,韩信不似以往的阳光温柔。他冷淡地,“刘邦,我没有断袖之好,也绝对不喜龙阳。我也不信你满口胡话能真心待人。你别编了,你走吧。”这几句话最是让人心脏作痛,钝钝的疼痛从心口处发生,蔓延到全身。

刘邦有时候会想自己生活的意义,以前是很多很多,现在只有韩信。只是他爱得太过隐秘,明明每日对着心上人的笑颜,却什么也未曾表露出。即使他被韩信安生的态度弄得万劫不复,放不下内心日益窜高的火焰,是他的心魔。红发少年笑得张扬好看,眼角弯弯,唇红齿白,一张白皙俊逸的脸是满满青春气息,触之者为此着迷,仿佛咬下去一口,唇齿就可留下满满的清凉。这个人住在他心里,闹得他不曾平静,一举一动都在助长火苗。

刘邦仍坚信着梦与现实是相反的,但愿确实如此。直到天探出了朝霞的影子和朝阳的头,染红了大片天色胜似那人如火的发丝,这一天才是挺好的开始。

刘邦的心仍隐隐作痛,仿佛疼到一咬下唇,激灵感遍布全身,触动着他每一寸肌肤的痛觉。他见到韩信时只是强颜欢笑,并未为此缓解多少。

“刘季,你病了?”韩信疑惑地看着刘邦。他脸色苍白,只有粉红的唇色拯救了他颓靡终日病态的神采。

“嗯,心口疼。”随是微微皱眉,却不住温书。无穷无尽的温习让他暂时脱离一切,忘却现实的麻木疼痛。

或许他就是一个被韩信心意所操纵的木偶。即使麻木了伤痕,也无法克制木做的心刺痛。

韩信从宽大的袖中伸出一节食指,抵在刘邦心上,“这里疼?”

“……”刘邦握住他伸出的指尖,好似握到一股寒意。他愣了会儿,放下韩信的手,强弯了一下嘴角,点头。

“你府中有没有医生?传上来。”刘邦神使鬼差地盯着韩信张合的唇看,忽然凑上去在他嘴角轻盈吻了一下。

他呆若木鸡,“这样就好了。”

韩信抹了抹嘴角,滚烫由下往上,血液一齐往脑里倒。

他跑了。

刘邦感觉心更疼了。

确实是自己的过错,在没有表白心意的情况下就吻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但对方一言不发地走掉,还是让他心里堵得慌,封上了冰霜。那个吻给他带来了一丝丝安慰,但又被无尽的失落和疼痛淹没。

韩信盯着自己泛红的指尖看,热血冲上头顶,快要抵挡不住了。他心说,刘季,刘邦,你知道你那么要命吗?

“少爷,今日那么快便回来了么?”他沉着气,点点头,反手把门掩上。

躺在床上左思右想,仍是那个轻轻的吻。

热流沿着手流淌,韩少爷舔过唇瓣,掩盖住自己的无病呻吟。

韩信把手洗过。

想要,想要那个人。

刘邦低声念叨着,整个人烧得糊涂,意识却无比地清晰。

叫嚣着,他败了,他为韩信败了。

他想要那个人的全部,心如此,身也如此。

自身炙热的手游走过滚烫之地,他浑身一个激灵。醒了,周围的空气变凉。

刘邦拿手捂住脸,低低地叹息了一声。

面对他,依旧下不去手啊,那么怜惜的人。

什么时候才能得到那个人?

两人同时发出了疑问。

【邦信】引氓入室 序

来为自己粉的老cp添砖加瓦。

韩信紧抿了唇。
为什么一个老烟鬼会凭空出现在我家里啊?!

“小伙儿,下班了啊?”对门的阿姨笑眯眯从拎包中掏出钥匙,在手上哗啦啦晃了几下,插进锁孔,往左边用尽力气一转。

门被打开,韩信不好意思地笑笑,“是啊,阿姨。今天下班早。”

“哎,好。那阿姨进去了,注意注意身体啊!”阿姨笑出一脸的皱纹,身边都跳起粉色的小花,关门前还不忘叮嘱一句。

韩信点点头,转身从裤兜里抓出钥匙,胡乱打开门。

家里烟雾萦绕,是和他出门之前完全不同的景象。

在几秒钟的反射弧时间内,韩信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猜测——他把易燃物和火源放在了一起,他家起火了!不容韩信再多想,他夺门而入,在呛人的烟雾中猛咳。拍拍胸口,烟雾悠悠飘出门外,韩信抬眼。

在朦胧的灰色烟雾中,有一个人的身影立在那里。

韩信冲过去,猛地咳嗽,揪起那个人的衣领,“你他妈……咳咳,谁啊!”

韩信鼻头蹭过他白皙细腻的脖颈,狠狠撞上他的下巴。韩信离远在烟熏雾呛中打量,此人穿着简单的衬衫,突出的喉结上面是张虽然好看,但却放浪不羁的脸。也是仗着自己好看,染紫了黑发,像是非主流的刘海看起来也十分养眼。

韩信是个颜控,但是他不承认。

他清咳几声,捏紧对方的衬衫领,“你……怎么弄得我家这样,你怎么进来的,你是谁?”

刘邦叼着一根烟,“抽烟。我不知道,我叫刘邦。”

“那我把你送回去。”室内的雾随着门一开一合消失殆尽,韩信重重地咳了几声,亮出手上的车钥匙。

“我没有家。”刘邦眨着眼睛。

“你不在的时候,我出去确认过了,这不是我的世界。我应该是,穿越过来的。”随着韩信眼睛睁大,他慢吞吞地说。

“那只能住在你家了。谁叫我穿越到你家呢,你要对我负责。”好看的人即使臭不要脸委屈巴巴,也是那么讨人喜欢。韩信被美色蒙蔽了双眼,点了点头。

对方的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



【魔道全员】某男子♂宿舍

说好的随缘竟然第二天就更新了。

“这样……二哥哥行行好,帮我打个饭好不好……我真的冷得起不来啊……”魏无羡缩在被子里,汲取着棉被的温暖,声音微微颤抖。

“在床上吃早餐,不好。”蓝忘机摇摇头。

魏无羡泣血般,“二哥哥……求你了……”

“妈的死给。”顶着鸡窝头从被窝里爬出来的江澄翻了个白眼,拿了衣物去卫生间,还不忘说魏无羡几句,“你家蓝二哥哥不冷吗?大冬天的老麻烦人家。”

魏无羡吐吐舌头。

“啊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你也有求人的一天啊哈哈哈哈哈哈……”薛洋光着上半身盘腿坐在上铺大笑起来。

魏无羡在被窝里瞪了他一眼,“成美,你也不是让小师叔去打饭了。要不是仗着寝室有暖气,你已经冻成狗了。”



薛洋躺回去,懒洋洋地说,“我就是不要脸,我可是瑶瑶亲手养出来的崽子,就是厉害。”

“蓝二哥哥你最好了嘛……你还要羡羡撒娇……”魏无羡探出一个头,可怜巴巴地看着蓝忘机。蓝忘机自觉血液上涌,脸上的毛细血管有点不听使唤,清咳几声道,“你还是起来吧。”

魏无羡带着哭腔,“我不!你不爱我了!”


刚从浴室出来的江澄听到那么一番话,把薄薄的毛衣往腹肌下扯,顺便摆出了男大当嫁不中留的表情,“魏无羡你能不能消停点……”

“不!我现在的心情很悲伤!蓝二哥哥不爱我了!师妹你要安慰一下我!” 魏无羡捂着心口,受伤地缩在角落。

“你个神经啊,都换好衣服了还在里面装死!”江澄怒吼道。


蓝忘机抿着唇,一眼不发。他拨开魏无羡身上的被子,一只手伸到他腰底下,一只手搂住他蜷缩的腿,把他抱了起来。

“欸欸!欸欸蓝二哥哥!啊!”魏无羡的叫声远去。

还在寝室里面的人摇了摇头。

晚上学校论坛刮起一阵血雨腥风。

《惊!你们的魏学长今天被抱着去食堂!》

镇楼图俨然是身高腿长的蓝忘机抱着他身上哇哇乱叫的魏无羡的照片。





关于庄园里谁才是最优雅的存在 中下

老规矩,大家享用吧Σ(゚∀゚ノ)ノ

“正好我早饭也没吃……”裘克摸了摸肚子,旁边忽然冒出一大只威廉,往他软绵绵的肚腩上揉了一把,“你干嘛啊?!”

“手感不错,该减肥了。”

裘克怒气冲冲地拿上火箭筒,蓬松的红发摇摇晃晃,惨白的脸上满是怒气,“有种不用抱球冲刺!威廉我吃柠檬你等着!”

“哈哈哈哈哈我跟你们说,我今天才知道吃豆腐是什么意思哈哈哈哈哈哈哈……”裘克手中的火箭筒碎掉了,碎掉了。

威廉老腰不保。



“好了你们俩……裘克,评委席缺了你是不行的,快点和我们一起去餐厅吧。”玛尔塔揉着紧皱的眉心。




杰克搂住站在自己旁边的奈布,款款向餐厅走去。




“每次看杰克走路,克利切都感觉他像个女的。”克利切吐槽道。


瑟维捂住他的嘴,“嘘,克利切别说了。万一他听到了,以后就会被真的。”克利切大声嚷嚷:“这有什么!克利切可以溜他五台机!”


绅士回头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woc!克利切忘了他有耳鸣!”




“天使在担心什么呢?”艾玛挽着艾米丽的手臂,亲昵地凑上去在她脖颈间蹭来蹭去,“天使不用愁眉苦脸,艾玛会一直给你加油喔!我相信我的天使一定可以赢过杰克的!”


艾米丽笑着伸出手,抚摸艾玛柔软的发旋,“嗯,艾米丽知道了,会加油的。”



移步到了庄园的餐厅,这里早已备好了喷香的佳肴。一众清早就被叫起来观看比赛的人眼冒绿光,肚子诚实地发出了呼喊。




“大家放心,等他们比完赛,就可以享用了。”玛尔塔笑着说。为了主持,她一大早就开始训练播音,实际上除了几口水什么也没填进肚子里,肚子早已火燎般疼,但她顾着比赛流程没有说,一直忍着。



幸好特雷西使用了傀儡做了一桌美食,玛尔塔在心里道了一声感谢。



“这一次是比用餐礼仪的。”



杰克和艾米丽在桌前相对坐好。

“开始。”

杰克慢斯条理拿起刀叉,整齐切割面前的牛排。顺着纹路分割成一个方块,他用叉子轻轻插上,送进嘴里。


艾米丽慢慢搅动着沙拉,原本整整齐齐的沙拉在她的搅拌下交杂在一起,组合成了不同的风味。她也拿起叉子,往嘴里送去。


评委屏息凝神地观察着两人。



“我们这里……给杰克五十九分,给艾米丽六十分。”



艾米丽胜出。




“下一局……就来看一场游戏的表现吧。”





tbc

因为下篇的字数很多,所以这篇偷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