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季

十八线透明辣鸡写手
宠粉,关注必关
杂食,站着一大堆cp
有很多圈子
有对象,不撩不撩
更新随缘,还是蛮勤快的
请大家爱我

你们对我越来越冷漠了……(´∩`。)

大坏蛋!!再不给我小红心我就把你们一个一个拖出来打洗!!!ᓖ( •́︿•̀ )ᓙ

【杰佣】 玩儿命 第五章

改了格式(*>◡❛)
前文链接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学生最喜欢的课,大约就是下课。

虽然才短短十来分钟,在走廊上不遵守校规追逐打闹,按着对方脖子要求叫爸爸;女孩子们三两成群地在位置上围成圈,掩着嘴角的弧度聊天;趁着时间赶紧串楼层,找到自己的机油聊天;或是笑意盈盈出现在对方班级门口。

也是像门口那位局促不安的妹子一样,红着脸问第一排同学帮找个人。放在身后的手中,指尖夹着一个粉色信封。

“奈布!有找你的!”门口的同学往角落扎堆的四人叫到,四人齐齐抬头,坐在最里边的少年揪着自己的兜帽,茫然地走向门口。

女孩的心怦怦地跳,穿着休闲服的少年放下兜帽,在男生中半长不长的栗色短发,没刻意打理过的少年清爽地出现在他面前。经过第一排同学提醒后,懵懂地看向自己。

宽大的袖子往上一提,女孩深呼吸,白皙手心里躺着一封信,“奈布同学,我……我喜欢你!”

她的脸烧得厉害,还带起了一大片起哄声。

奈布本人倒是没有什么反应,明直暗弯脸不红心不跳地从小姑娘的手心里顺走了信,冲她灿烂地一笑,眼睛无比清澈,“谢谢你!但是我不能答应你哦,对不起……信我就收下啦!”

“嗯……好吧……可以,问一下,为什么吗……?”女孩子唇角不可抑制地下掉,眼睛里盈满泪水,一副快要哭出来但是拼命忍住。奈布轻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不要哭哦!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啊。”

女孩子深吸一口气,摸掉眼泪抬头大声道:“我知道了!请奈布同学,也加油吧!”

奈布回到教室里,立刻被唯恐天下不乱的同学们围起来,七嘴八舌地开问。

“喜欢的人……”

都是这种问题。

奈布的目光飘向自己坐的小小角落,飘向精神不太好的大少爷。大少爷下巴磕在桌上,闭着眼睛,手指慢慢地卷着自己耳侧的碎发,嘴角一寸一寸地往下掉。

喜欢的人……?

心情莫名有些堵塞。

杰克睁开眼睛,觉得很不爽。

奈布捧在手心里的信,还真是碍眼啊。他暗暗想着,却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于是烦躁地,潜意识操控着心情持续低落。他马上又因为自己新的想法吃了一惊:要是能把它丢到垃圾桶就好了。

他向来很绅士的,为什么会这样想呢?他百思不得其解,还是决定暂时不要想那么多,继续以温柔的面貌对待小姐们就好了。

奈布拨开人群,回到自己的位置。

“奈布,我觉得那个小姐姐还是不错的。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裘克笑嘻嘻地说。

“我是弯的。”奈布不留痕迹地扫了情绪的恹恹杰克一眼,“现在更清楚了。”

威廉挑眉:“是。”

这样的告白情书盛况,几乎天天都在上演。

四个人其实魅力都很强,杰克精致美男,走在大街上都有人侧目,更别提行走在学校里。到处都有女孩子为他窃窃私语,讨论各种事情。

奈布,威廉,裘克,在操场经常出没。球技好,人也是阳光爽朗的帅气小哥,不喜欢杰克那种精致猪猪男孩的,目光就集中在他们三个上。每次都有女孩子在旁边送水送毛巾,甚至还为他们组织拉拉队。

三个人都不喜欢让喜欢的女孩子误会,以免伤了人家的心。就算聚集起来看他们打球的妹子越来越对,也只会穿过拥挤的人潮,一边说着谢谢一边走向万众瞩目的苦力大少爷——身上披着毛巾,还抱着水,风中凌乱但是依旧风骚的美男子。

通常又被三个人推肩膀推得趔趄,“嘿嘿……谢啦。”

杰克的目光通常锁定在场上到处出没随时抢走对方优势的少年身上,少年总是会把兜帽外套隔着老远准确地丢进他的怀里,鼻尖前萦绕着一股淡淡的薄荷味。

他真好啊。

杰克那么想。

是我在这里,遇见的最好的人,最好的朋友了。






——————————————————————————————

他们什么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呀。

其实我也很急的说(´∩`。)

以后缘更,课业繁忙。

放心吧,我永远都不会离开哦(。・ω・。)ノ♡

我知道我真的是个三心二意的鸽子写手啦,虽然时间会很久,但我会努力把坑填完的。

最后:mdzz学校作业越来越多。

我爱你们。

放假两天。
想看什么_(:ᗤ」ㄥ)_

【杰佣】 玩儿命 第四章

前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这一章因为没时间非常草。

1.

奈布推着车把大少爷送回家。

应该是杰克娇生惯养的原因,整天出门不是司机开家里的车送,就是在小区门口拦出租车。一路上看也不看路程经过路标什么的,报了地址低头玩手机,在城市生活了16年只熟自家别墅区。

“所以……你自己回家吗?”

杰克泪眼汪汪,“我不懂回家的路……麻烦你了……咳咳……”他捂着辣出来的烈焰红唇,另一只手把奈布的水杯按回书包侧袋。

奈布把书包带往上提了提,头痛似的揪住自己的头发,叹了口气,“走吧,陪我回去拿车。杰克大少爷,你家住哪里?”一眼眶的泪水要掉不掉,杰克捂着嘴像在做B—box,“我家住在天安门~我开玩笑的,我住在不远处的别墅区。”

“我靠!”奈布一拍大腿,后知后觉地吃痛,“嘶……你家里有矿吧?有钱人……”

杰克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奈布昏沉地确认这个世界的真实,慢慢说道:“你太不要脸了……有钱也不能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别墅区啊……你别墅区叫做Jack区你知道吗?”

“这个我是真不知道。”杰克平淡地说,“这估计是我爸干的事情。”

奈布:“……”

2.

第二天杰克没有见到奈布。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一周了。杰克再一次昂首阔步地走进教室,原本应该空荡荡的座位上趴着一团绿色。

“……?”杰克一手试探性地在桌上拍拍,戴着绿色兜帽的家伙从臂弯里露个侧脸出来,虽然额头上缠着绷带,但很显然就是他的同桌奈布。褐眼半睁,明亮的光从里面倾泻。

“早啊。”盯着杰克茫然的眼睛,他起身伸了个懒腰,笑容在唇角若隐若现,“军训怎么样?一定很爽吧?”

杰克想了想,说:“还好。”

“你为什么一周都没来啊?头上还缠了一圈绷带。”白色的绷带缠在额头上,就算有碎发和兜帽的遮掩还是特别明显。

“说来还是蛮丢脸的。”奈布捂住脸,低头有些难为情的说,“后来我自己回家,放飞自我,在空旷的大马路骑得太快了。之后我没看清路,一个没踩稳摔到人家施工的沟里了。”

杰克才发现他手臂上也缠着厚厚的绷带。

“所以我在医院待了几天,成为了活脱脱的一条咸鱼。”

“啊……太久没运动了。”

“我想念游泳篮球足球羽毛球跑步骑自行车了。”

杰克:“你是魔鬼吗???”

3.

从脸颊上传来一股暖意,奈布抬起头,满脸都是问号地看着杰克近在咫尺的帅脸。温暖的手掌贴在奈布的左脸上,无焦距的双眼茫然地扫过惨绝人寰的惊天动地盛世美颜。

奈布忽然觉得这一刻像极了乙女游戏中的场景,只是把主角变成了他罢了。

“这样的话,我可是会心疼的。”

这糟糕的台词……

反射弧有点长,奈布思路绕着地球转了一圈才想到,杰克是在拿他试手,尬撩他。这让奈布心情有些复杂,觉得杰克可能是——石乐志。

于是奈布无情地拍开了他的手,一双大眼睛明亮又闪烁,深情地说:

“你该吃药了,杰克。”

4.

杰克一时语塞。

然后他微笑着,望向四周空空如也的教室,又回到奈布淡定的脸上,“这是我走剧情的开始。”

“自古校园玛丽苏。”

他朝奈布伸出手,邀请似的微微勾起手指,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眉毛扬起,“请允许我守护你,我的公主。”

会心一击。

奈布捂着心口:“说什么骚话呢?杰克?”

杰克挑眉,毫不客气道,“然后你就会变成众矢之的,被我的迷妹迷弟挤兑。之后我和你又出了误会,然后你用真实行动又感动了我,然后我们重归于好,建立了塑料兄弟情。”

“你要说多少个然后啊?语文没学好吗?”奈布也不相让,“快滚。”

杰克于是笑得“滚”到他椅子上。

掉粉辽(・▽・〃)不用写200fo贺文的对吗?

应该明天更新吧……开学天天早出晚归累死我辽(^ρ^)/

总觉得对于阿季来说特别适合呢*٩(๑´∀`๑)ง*

❀甜文写手:

★是我,没错了

★侵删,不知道谁做的

【不二越】 “讨厌” 中


不二睁眼微微笑着,手用力按住大石的鞋,看到对方屈腿躺下,余光注意越前那边。

此时越前刚做完一组仰卧起坐,一直没看见他好脸色的菊丸发辉了学长作用,两人抱在一起。听见菊丸元气的询问声声, 和小学弟对苦手国文的恹恹声。

国文明显是一个借口,真正的原因,结合越前对自己的疏远与心情的持续低落,莫不是自己做了什么令他讨厌的事。

不二挑起细长的眉,心想得早些找机会解释清楚。大石躺在地上,不二澄澈的双眼中夹带的光凉如溪水,他真切地感受到了那股寒意。微张的双唇颤抖几下,大石有些担心地看着不二。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正好菊丸大爷我国文不错喵!小不点要指导吗?”

越前微微低头,“要,谢谢菊丸学长。”

或件是一次解释的机会呢,不二轻弯眼角,如新月般撒下皎洁的光辉,他松开大石的脚,起身向反方向走去。

少年亚麻色发梢湿湿地贴在脸侧,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粉红唇边翘起,笑眼弯弯,温柔似水。

“越前,”不二单膝跪在地上,歪头笑道,“我的国文比英二更厉害哦,要不要我教教?”

在菊丸哇啦啦“不二抢人啦’的叫喊中,越前压着帽檐轻声说,“芬达。”

不二看不见他的表情,抬眉答应:“好。”

越前在不二转身过后才仰起脸,琥珀猫眼中是不解与疑感。唇角往下掉,配合着主人的心情。

什么意思嘛……

他低声喃着,伸手按住哇哇乱叫的菊丸,“到你了,菊丸学长。”

放学后, 无视堀尾高淡阔论的举动遭到了追随八卦攻击。无非是别班的小阪田和龙崎怎么怎么样。越前听得有些心烦,一肚子燥火无处发泻,按下帽子快步向前,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脸直直蹭到校服柔软毛糙的材质上,有些硬的胸膛贴着脸。越前听到一阵如擂鼓般的心跳。他反应回来,气恼地抬起头。

碎发轻垂,流畅的脖颈线条上的脸轮轮廓柔和。不二半睁着冰蓝色的瞳孔,上场的唇角看出来人的愉快。

越前僵硬地,“不二学长好。“

“越前……走吧。“不二微笑朝后面挥手,“手塚。”

冰山嗯一声算回应。

明明是讨厌我的。

越前回味起刚刚触上的温热与心跳,心中了然。他苦笑看,手又情不自禁压低帽子,“队长……”

是队长啊,学长喜欢的人。

“呐,越前,不如去我家怎么样?“不二建议道。

“就在我家吃饭吧。”

不二伸出食指点了一下越前帽檐,越前扯起嘴角,“吃饭就不必了,不二学长。”手中被塞入一瓶芬达,冰凉水滴顺手下滑,手握的地方却是温暖的。他仰起头,“呐,留下来吧,不然可不算礼貌。”

压住心底的疑感, 他别扭地答道, 还差得远呢。”

不二笑了, “走吧。”

果然还是小孩子, 对喜欢的人,喜欢的事物仍是无法拒绝。越前抿嘴,看向别处。

“不该这么说——你没有觉得怪怪的吗?语序错了哦,龙马。“不二暗叫不好,把对方的名字自然地脱口而出了。他从来没有那么苦恼过自己的自控力。只愿迟钝的越前不会发觉。

一直心不在焉的越前当然没有感觉,“那怎么办?”

“这样……”不二的手绕过他背后, 轻松夺过笔,姿势亲密地在草稿纸上写了几个字。目光扫过歪扭却很清秀的字迹,不二的字相比起来更大气一些。

越前被他这样靠近弄得有些心跳加速,庆幸不二是靠在他身后,感受不到在室内回响的剧烈心跳。这样的气氛过于暧昧,越前轻轻叹了一口气。

“懂了吗?”不二收回手,脸上的微笑意味不明。

越前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不二学长这样算不算在羞辱他。他只好轻哼一声,“还差得远呢,不二学长。”

外面由美子姐姐的声音拯救了他于窘迫烦恼之中,“周助,小学弟,吃饭啦!”

索然无味地吃完最爱的茶碗羹,抬手一看表已经过了八点。不二的家离他家还算是有些距离,越前说今天受益匪浅,决定飞快地逃走。

只是由美子姐姐在拯救他以后,又扔来一记炸弹,“周助,去送送小学弟吧。”

“好。”不二笑着跟到门口换鞋。

夜凉如水,月光倾洒把身边少年的侧脸照得有些苍白。不二透过他的眼睛看到另一重景色:皎白的月光下,漆黑夜幕中星河璀璨,路灯泛黄灯光温柔地打在他脸上。

快要到了。

“越前,”不二忽然停下脚步,神色颇为认真,甚至睁开了眼,“你为什么会疏远我?今天你一直心不在焉,古古怪怪的,发生了什么?”

越前从他眼中看见一个抬起头,没有平常骄傲的表情,而是像受了什么天大委屈,紧紧抿着嘴的少年。

“不二学长,你不用问了。”

“你讨厌我吧……是不是?而我,却很喜欢不二学长呢。”

他转身跑走,少年剖开心脏的后半句告白湮灭在风中,偏偏传进了不二的耳朵。墨绿发丝还在远处飘动,不二怔怔地盯着他的背影,巨大的喜悦感在心中爆炸。

越前喜欢我……

他勾起嘴角。

匆匆跑回家的越前眼眸黯淡地坐在走廊上,望着天上或明亮或灰暗的星星。

以后就这样了吧……

反正说出口,后悔也来不及了。

今天更新。
上午把作业肝完就开始码字。

明天要军训了。
更新内容我会写在本子上,周末更新。